先十五后六一

我喜欢安哥!!!人生在世,日安二字。
(试图爬墙帕帕,最后决定吃帕安)

这么晚,我怎么不睡……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一直很安静》


阴天总是让人没有精神。


卡米尔醒来后已经很晚了,这是昨晚他放纵自己的后果。黑发男孩不太想起床,尤其是看到窗外是灰蒙蒙一片的时候,那让赖床的想法愈加强烈。


他是个严格自律的好孩子。


挣扎着起身,和往常一样到餐厅拿一份属于他的三明治──好孩子从不贪心。


在这里的生活很悠闲,那些虚伪的面具人不愿让一个外来客参与任何有关“家族”或者直接点说,有关“钱”的事。


他也无所谓。更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今天大哥要回来。


等待很漫长,卡米尔看完第三本书后发现才刚过去一个上午。屋外的世界比之前更黑了,没有声响,没有生气,仿佛一场凶猛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雨点密集地落下,使院子里那些娇弱名贵花朵的枝叶转眼就被折断,花瓣散落在泥土上没了之前的高傲,尽显狼狈。


雷鸣和闪电一齐在乌黑的天空中展示自己的风采。就像在比赛一样。


雨停在傍晚。


空气中是雨水的味道,屋顶边还挂着一道彩虹。大概是小女孩比较喜欢的景象,她们一定会拍很多照片。


伴随着阳光的出现,一辆横冲直撞的车停在院内。


雷狮回来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哟。”


雷狮冲着整个房子里自己唯一惦记的人打了声招呼。


“大哥……”


副驾驶的门被打开,卡米尔一愣。


“你弟弟?”那可能是自带催眠的声音,不能仔细去听。


“是啊─满意吗?”雷狮戏谑的对车上下来的人挑眉。


拥有碧色眼眸的那个男人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的话,含着笑转头对黑发的男孩说:


“你好,卡米尔。我是雷狮的恋人……”后面他就没再听。


他的笑容很甜,礼仪周到,对自己很尊重。


卡米尔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


从听到那个声音起,他就开始没由来的紧张。


为什么?


不知道。


雷狮有了恋人。这可比“雷狮回家”还令人震惊。


所有人都对那漂亮的青年议论纷纷:有说他背景大的。有说他本事高的。有说雷狮只是玩玩的。


没人相信雷狮会喜欢上别人。


即使他们看起来那样般配。


然而某人只用三分钟就确定了自家大哥对安迷修的感情。


当时他只是很单纯的去送个礼物,却很不单纯的回来了。


他不想谈这个,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晚饭过后卡米尔才渐渐脱离刚才大脑死机的状况。认真回想餐桌上的对话:


那个作死的长子又在找大哥麻烦。


还有……


大哥带回来的人── 安迷修,似乎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好不好惹不知道。


但安迷修一定是讨厌不起来的人。


卡米尔没过多久就再次为这个未曾谋面的“大嫂”做了定位。


不仅是因为那副皮囊。


绝大多数接触他的人,喜欢上他的人是因为他的性格。


不到一周的时间雷家上下便都对他赞不绝口,就连最喜欢找雷狮麻烦的长子也没有再对他们评头论足。


卡米尔第一次单独和安迷修见面是在雷狮回家的七天后,也是这一个月来唯一从早晴到晚的一天。


为了找灵感,卡米尔决定到后面那片花丛中逛逛。


在哪里他遇到了安迷修。


他真的很适合白衬衫,也很适合阳光。也许是阳光太刺眼,使得卡米尔有些恍惚。


“卡米尔?”花丛中的精灵发现了他。


“……是我。”卡米尔的外表还是看不出什么情绪,他垂下眸将一切都隐藏起来。


“昨天──门口那个海盗船是你做的?”说起昨天安迷修有一点不自然,不过依然带着一丝兴趣小心翼翼地问着。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诱人!


“是的。”卡米尔别过头,他的心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


“很精致,细节也做的很到位。”安迷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听说你才放假四五天,那个礼物是熬夜做出来的吗?”


“嗯,因为我也是回来后才知道大哥要回来的。”卡米尔如实回答。


“如果你就喜欢,我可以也做一个送给你。”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说出了口。


“真的!?”安迷修的眼睛里充满着期待,犹如一个孩子的真诚。


安迷修真的很讨人喜欢。


卡米尔也被带动起来,之前还认为雕刻枯燥乏味的想法立马烟消云散。


不想辜负一个人的期待。


他想完成一个令安迷修满意的礼物。


卡米尔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


为他雕一束玫瑰。


配他,也配现在自己的心情,更配卡米尔想要做的事。


他发誓自己对待这个作品的态度超过所有的作品。


拿着它要送出去的时候,他又控不住自己乱跳的心脏了。


几乎是颤抖的敲开门,在等待门打开的时间里他又换了很多次站姿。


想一个小粉丝要去见自己偶像的样子。


“哇!好漂亮!”安迷修刚开门就看到了卡米尔手中的玫瑰。


安迷修是真的看中了这束手工玫瑰。


卡米尔也是真的受不了这份夸奖。


他喜欢安迷修对他的夸奖,哪怕只是非常简单的一句呢。即使一句也已经使他心潮澎湃,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谢谢你啊,卡米尔。”安迷修拿着玫瑰看了好一会,不停的表达着自己对玫瑰的喜爱和和对卡米尔的感谢。


“不用谢。”卡米尔发现自己连语气也染上了那份喜悦。


不想离开,卡米尔无聊的扯了一个话题。


“那个……你是怎么喜欢上我大哥的?”后知后觉的卡米尔觉得这样问有点不礼貌。


他担心的撇了一眼安迷修。好在安迷修没生气,卡米尔才松了一口气。


“工作和能力。”安迷修回答道。


他眼里是对雷狮的爱。


关于卡米尔同意到公司帮忙这件事,确实让人感到奇怪。


卡米尔一直对管理公司和帮助家族的一些工作显得没兴趣。


怎么突然转性了?


嘛,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个爱作死的长子就是这么想的。


卡米尔并不是爱惹事的人。


雷狮完全理解他胞弟那种心理,通俗来讲:


连鄙视都懒得给你。


可是别人已经欺负到自己头上了,怎么还能不管不问?


“大哥。”


雷狮没回话,只是拉着卡米尔继续走。


“大哥。”


雷狮依旧没停下。


“大……”


“够了。”


卡米尔立即闭上了嘴。


然后卡米尔就眼睁睁看着雷狮去找那个无辜的男孩算账。凭借自己散发的强大气场活生生把围观的小孩子吓到哭。


“呐。”雷狮随手就把夺过来的东西递给卡米尔。


卡米尔接过蛋糕,斟酌一下


还是开口:


“其实,这是最后一块了,是他先买的。我只是……”


“你喜欢吗?”


雷狮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很严肃的问道。


他也很诚实的回答。


“喜欢。”


“那就把它抢回来。”


但是,这个蛋糕不应该是他的


对吗?


卡米尔眼里多了一种情绪。他和雷狮对视了几秒,最终移开目光。


淡淡的说道:


“懂了。”


雷狮和安迷修要走了。


卡米尔想了很久……


也没很久,他要约安迷修出来一趟。


“抱歉,我来迟了。”卡米尔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发现安迷修穿的还是那件白衬衫,大概没人比他更适合这衣服了吧。


“你找我有什么事?”安迷修扬起嘴角,眼睛里就像有星星。


卡米尔又开始紧张。


这感觉倒真是卡米尔以前从未体验的,可自从遇到安迷修后就要隔三差五来一次。


泰戈尔说过,沉默是一种美德,但在喜欢的人面前沉默便是懦弱。


他在心底默默想着。


“安迷修。”那个沉默的孩子做出了决定。


“嗯,我在。”


还是那个令他着迷的声音,轻飘飘又带有勾人语气的声音。像涓涓细流给饥渴的人送去的希望,连绵不断却不能让人满足。


他不再想当一个好孩子。


他要贪心一回。


“我喜欢你。”


说出口后,一切都将变的轻松。


对卡米尔来说。


他执着又坦然的盯着面前的人,那人眼中碧色的湖水没有一丝涟漪,安迷修似乎有点平静过头了。


“卡米尔,我是你哥的恋人。”温柔的骑士已经把话说的足够委婉。


“我知道,可我哥也教过我……”


未成年的幼狮终于长大了,挑衅般露出它锋利的牙齿。


“喜欢就要抢过来。”



───────────

一篇渣文,

擅自艾特太太(好怕您会失望啊):

@老胃被中暑了

───────────


卡安卡安卡安啊!(´இ皿இ`)


卡米尔&安迷修


(我喜欢他们)


#雷安/卡安

#现设

#文笔不怎么样


因为是暗恋,我想了想就没直接写……

有小可爱踩雷了吗……

对不起嘤!QAQ


真的很想写好啊!为什么自己文笔不好还尝试这种不会的文风!!!写的很急也很短,因为不想再拖了,明明太太说期待的我还一拖再拖,(´╥ω╥`)

很多地方本应该详细写写的,但是……

啊,要是时间能重来……

好了,闭嘴。都是因为你自己懒好吗?

你的废话快比正文多了。




*警告!对话形式。




这种怪物能心灵感应。


他们把自己植入你们的记忆中。


碰!


卡米尔:“……”


雷狮:“哼,也不知道谁带进来的。”


佩利:“……在我记忆里,他还是个很好的哥们。”


帕洛斯:“呵呵,别伤感,假的。”


安迷修:“哇,好可怕。卡卡你没事吧?那里有纸巾。”


卡米尔:“谢谢。”


佩利:“万一现在还有呢?”


“啊?”


“啧!”


“哎?”


“……”


“我不是啊。”


“我也……”


“我……”


帕洛斯:“等等,等等,等等!”


佩利:“我们海盗团一共有几个人来着?”


雷狮:“我、卡米尔、帕洛斯、佩利还有安迷修。谁还有疑问?”


佩利:“没了。”


安迷修:“那好,谁想吃点餐后点心?”


卡米尔:“我!”


帕洛斯:“安哥今晚要玩牌吗?”


那人转过头来,眨了眨翡翠绿的双眼。


“好啊。”



────────

看《瑞克和莫提》的脑洞……


那天有时间写长点


啊……那篇卡安要等下周惹(哭唧唧)


我怕是要废了……


@老胃被中暑了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手动艾特太太
(其实想放全图可惜很窄)

我该提升一下我这白痴的文笔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花花公子安……

对就是严重OOC.

(cp的话……卡卡或者金(纯情少年)……嗯,因为这样后面的剧情就可以是黑化圈禁或者安哥收心撩人)


【帕安】不确定恋爱



#这次大概没有OOC.

#没有真实死亡的,角色死亡预警

#雷总没有出场的雷安(一丢丢)

#现代设定

##帕安帕安!

(帕洛斯&安迷修)


安迷修和雷狮之前有过一段。这帕洛斯是知道的。


那不是关键,关键是帕洛斯认为最近安迷修和雷狮有旧情复燃的嫌疑。


比如……


Ⅰ.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我去→同事←聚会了啊。”


“哼!”


“???”


雷狮×1


Ⅱ.

“为什么你要用紫色的手机壳?”


“我觉得挺好看的。”


“哼!”


“???”


雷狮×2


Ⅲ.

“你晚上也会吃烧烤吗?”


“有时会。”


“哼!”


“???”


雷狮×3


不知道第几次.


“在我之前你有喜欢过人吗?”


“……雷狮?”


“哼!”


“……”


雷狮×N


啧,帕洛斯坚定的认为自己现在这么反常完全是因为那些破药。他拨开已经开始挡视线的白发,假装随意的拿起早就削好的苹果发泄般咬下去,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


安迷修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你怎么了?( ・᷄ὢ・᷅ ) ”


帕洛斯:Ծ‸Ծ


“身体的缘故?( ・᷄ὢ・᷅ ) ”


帕洛斯:Ծ‸Ծ


“……别生气。( ・᷄ὢ・᷅ ) ”


帕洛斯:Ծ‸Ծ


“宝贝……( ・᷄ὢ・᷅ ) ”


帕洛斯:Ծ‸Ծ


“……唉。”


安迷修认命般把手中的书放下,走到床边。


他穿白衬衫真好看。


帕洛斯边啃边盯着向他走来的安迷修。


阳光也配他。


是的,安迷修也喜欢傍晚的阳光。


“!!!”


被安迷修抢走苹果的帕洛斯很吃惊。δ△δ


被安迷修吻住的帕洛斯心脏骤停,接着猛烈地跳动。刚刚还索然无味的苹果一下比蜂蜜还甜。


这个不仅仅是有点甜,还很腻。安迷修动作轻柔一步一步勾引着帕洛斯,有点像骗子一步一步忽悠你。


帕洛斯能感觉到自己的激动和兴奋。


他的血液沸腾犹如烟火绽放从一点蔓延向四周,所到之处又仿佛被电流经过,被一股酥麻的感觉包围起。


良久安迷修松开恋人,他调节着呼吸垂下眼悄悄观察着帕洛斯……


帕洛斯:ㅇㅅㅇ


也幸亏帕洛斯被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安迷修搞懵了,不然他铁定能看见那个貌似变霸道的人通红的双耳。


说实话安迷修吻技还可以,帕洛斯脑海里不自觉的浮出这种思想。


“你很焦虑。”


安迷修向来直接。


“担心我移情别恋吗?”


帕洛斯没回答,不过答案显而易见。


“哦,别这样看我亲爱的。”


没有安全感的恋人回过神,睁着无辜的眼睛望向安迷修。


“每个要死的人都这样……”


“你只是病了。”


安迷修打断他。


“说的义正言辞,我的病你不了解?”


那双眼睛带上笑意,似乎是因为自己压过安迷修而开心,并没有意识到他自身正在说什么。


“……”


“噗嗤,所以啊!我这不是担心你以后会孤独终老嘛。”


帕洛斯轻笑,又道:


“人一生可以喜欢很多人,”


他顿了顿,


“在我之后,你也可以喜欢上别人啊。”


“……”


床上的白发男人抬头与安迷修对视。


他的眼睛也很吸引人,像一颗祖母绿的宝石而里面映出的人像总使看着他的人误以为这家伙眼里只有自己。


看不出什么。


帕洛斯学的虽然是心理学,但也无法准确猜出自家爱人的想法。


之后便有些尴尬。阳光慢慢移位,黑暗要来了。


“我会陪你。”


帕洛斯:“!!!”


一片诡异的寂静后,安迷修平静地说出这不平静的话。


白发男人微微张着嘴,不可置信的再次望向面前的青年。他的眼睛里都写着对这番话的震惊。


“噗。”


出乎意料又理所当然的。


“哈哈哈!”


连床都因为他笑得太剧烈而颤动。安迷修依旧没什么反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然而帕洛斯好像都要笑断气了。


好棒。


好棒。


好棒。


他好棒。


白发挡住了他的表情,加上帕洛斯还用手捂着嘴,这让安迷修不能很清楚的看到恋人的表情。


他……大概是开心吧。


好喜欢有人爱自己。


好喜欢安迷修。


好喜欢。


好喜欢。


“呵呵……”


他终于停下了。


安迷修发现他眼角还有泪。


笑到哭了吗?


帕洛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带上标志性的坏笑。


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


安迷修也勾起唇。


“不用的宝贝。”


“我当然不会死。”


他是我的。


他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嗯,晚安。”那个美丽的绿宝石中只有他一个。


“亲爱的。”





─────

灵感来自《打脸狂魔》大概是这个?

还有《双世宠妃》

莫名梗

嗯……想建帕安群……有人进吗?

群名就叫“帕安在北极圈”

冷死了。

(帕洛斯真好看!帕洛斯真好看!)

(安迷修真迷人!安迷修真迷人!)


顺便一提,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篇卡安……